戕墨染鸠盏

腐烂的生活🌓。
日常吃cp🌕。
持续活在名为丧的庇护下🌑。
纯属自娱勿喷🌟。

我的妈这对真的好吃忍不住就把渣手绘拿出来丢人现眼了。


但是真的美好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。

揉胸梗是什么神仙!!!虽然说叔虫身材是有点走形…但是!!这样也很可爱啊!!!。


年下小狼狗是要怎样!!!!。

【仁幻】小日常系列。

【-「只有车和老婆不能借」-】

冷到没粮吃。

现代设定。

OOC晚癌。

最近骂人习惯性说干。



  自从无幻当上了黑帮头头,他就一直眼馋辆车。

  这不,刚去买了一部车,是和他气质相符的慵懒红色。

  怎么说,本应该简约大气的暗红,被厂家做外漆颜料时混上了闪粉,显得binglingbingling骚里骚气的。

  最主要是无幻本人没觉得有啥,照样用得美滋滋,甚至放任小弟们在车尾贴上那些非主流贴纸。

  这样显得更美味了啊,干。

  有好东西肯定是要去好好炫耀一下啦,就勉为其难的去接某个死古板回家吧,无幻一想到某人会露出羡慕的表情就兴奋得不得了。

  骚包的红色敞篷车停到医院门口时,引起了一堆群众的目光,或惊讶或艳羡,或惧怕或欣赏,这样的目光让无幻很是受用,他傲慢的调整出舒服的姿势,像只晒太阳的猫咪,懒懒的眯眼享受,等待某个人的出现。

  仁终于完成今天最后的手术,想还有时间给某个白痴做顿饭,结果一出门就看到辆骚红色的车,以及里面坐着的,搔首弄姿的,白痴。

  那个白痴,知不知道自己这样很吸引人啊!……看来,今晚不用做晚饭了。

  推推眼镜,仁扶起差点从肩上滑下的公文包走向那辆车,在他这个角度注意到了车尾那种样繁多却错落有序的贴纸「这都是些什么啊」,仁径直走向副驾驶位,突然他看到车尾角落不甚显眼的一排小字:只有车和老婆不能借。  

  哦,欠操了怕不是。

  阳光闪耀在无幻的墨镜框上,细边的金框大墨镜遮住了人半张脸,显得下巴尖尖的,黑色的乱发被捧出浅浅光晕,不明增添了几分不羁,无幻眯起眼睛看清来人,笑的没心没肺“哟~终于下班了啊~死古板。”摇晃的耳钉反光得刺眼,流转的双眸盛满了明珠,红色系皮椅衬着小麦色皮肤,余晖下似抹上甜腻的蜂蜜,锐利的棱角都被化了进去,不得不说,真的好看。

  那好,我们就地解决吧。

  仁推了下眼镜,慢条斯理的打开车门,严肃的坐上副驾驶,示意开车,赶快远离这些围观的人,然后。

  “无幻。”

  “嗯?咋啦?”

  “你车后尾的那句标语。”

  “哪句啊!我那里贴纸多了去了。”

  “你想想。”

  “烦死了我怎么会知道啊!真的是要说就说啊我…”

  “只有老婆和车不能借。”

   吱—————。

  车子急刹车,停在十字路口。

  “…………啥?”

  “我说,什么意思。”

  “干!我咋知道啊!又不是老子贴的老子咋知道都有啥啊干!。”

  “好的,那就走吧。”

  说着仁走下车,打开无幻身侧的车门把人抱了起来。

  “喂喂!干嘛啊!当我下来啊混蛋!”

  “干你。”

  “不是不是!喂喂!放我下来!”

  然后,某个旅店。

  真爽。

  (肉好烦啊要写好久省略了先。)

END。


因为想着后面有肉就还没完吧(?)

不知道了…。

虽说觉得蛮麻烦的但是应该还是会写肉的吧。

这对cp超级甜但是也超级冷。

为什么没有大大产粮啊好难受。

如果觉得喜欢的话!!!。

请一定一定一定!!!。

要去看混沌武士!!!。

答应我!!!。

🌚。

这是置顶!。

那啥✉️。

这里是戕墨🕳。

一下是食用须知💡。

首先❗️。

我一定要安利你们🌝。

…求求你们了✨。

一定要去看⤵️。

混沌武士。

处刑人。

19天。

全职高手。

刀剑乱舞。

free!。

镇魂。

黑子的篮球。

排球少年。

K。

………。

没完呢还我跟你讲🌚。

我B话老多了🙃。

然后↩️。

文笔不好⚠️。

慎入了各位🌞。

【贱炸】病·枪。

刚才在翻老先的画册突然的灵感。

设定长大后。

私设巨多。

展希希患病。

OOC晚期。



  小时候的见一,总是会跟在身后,无时无刻的说着“希希!希希!我想跟你在一起!”当时的我当是儿童间必要的约定,承诺着“不会离开你的,永远。”来表明他对我的重要性以及幼小的我对未来的期待。

  而见一听到那承诺时,本来低垂的眼睛突然睁大,金色的瞳孔在阳光下煞是好看,亮晶晶的,像块琥珀,我这样想着。他脸上的一贯的傻笑愈加夸张,像是要把眼睛里的太阳融成金液,见一用力的点了一下头,却小心翼翼的回答“嗯!我们要永远在一起!”像是得到了什么珍宝。

  傻傻的我也跟着傻傻的笑,只记得那个夏天的味道,是糖果般的美好。

  可是,说什么永远。

  人不就是悲欢离合,哪有什么永远。

  就像现在的我,身边早已没了他。


。。

  其实说什么没有他,只不过是梦到他了。

  现在我身边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 不用可怜我,是我把她们都赶走了,这样的我,让她们觉得疲惫,让他们感到痛苦,那还不如,让我自我堕落。

  活在黑夜里,与影子共舞。

  我现在的这一切。

  是病吧。

  总不会无故厌恶起某些黑暗吧。

  总不会无故害怕人群吧。

  总不会无故依赖着他吧。

  算了。

  至少我知道。

  这可是。

  见一的杰作。


。。。

  病床上的男人缓缓睁开眼,努力撑起身子坐起来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看清树影里的月亮,只有看到月亮才能不害怕黑暗,也只有不去在意那黑暗,才能不想起那个人,尽管,他知道,最后那个人都会来的。

  无论怎样。

  今天也是跟往常一样,男人坐在靠窗的病床上,回忆过去的生活,一遍又一遍的看着那些美好的回忆。年近三十的男人,脸色异常苍白,宽大的病号服下空荡荡的,只能感觉到骨架硌人的轮廓,展正希直视着月亮,像是要把那盏冷光装进眼眸。

  突然一阵风吹过,树影开始无规则的乱晃,硬生生切割着那仅剩的余晖,展正希突然笑了,眼角眯起细细一条,薄唇轻张。

  “来啦?”

  “嗯,来接你的。”

  “就不信我把你抓起来?”

  “先回家再说吧。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他抱起他,跳下了窗。


。。。

  第二日清晨,一则新闻报道:“某某医院遭到入室打劫,医院无财产丢失,只有一件病房玻璃被子弹打烂,里面的病人展某不翼而飞,初步怀疑是被劫持,警方正在调查中。”

  展正希靠在见一怀里,拍了几下身上作乱的手示意身后人注意电视上的报道,见一低头吻了吻展正希的额头,笑着说“是的啊~你在我这,是属于我的。”

  那天的人,是见一。

  是黑道。

  是通缉犯。

  是展正希的爱人。


(不知道有没有后续)


就是真的不知道有没有后续。

只是因为脑洞产物就出来了。

【摊手】。

有不懂的在评论说吧。

写的乱七八糟。

他们真好。

【贱炸】圣诞快乐。

甜就对了。


冷cp啃干粮。


设定长大以后。






(展希希视角)


  昨天晚上某个傻子跟疯了似的,予取予求。因为最近局里的事情多,经常加班熬夜导致了劳累过度,结果是最近一次性都没有。虽然见一说过想做就去做,会永远支持着我,可是这样让他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一切,我会感觉到异常难受心疼,这样的想着,看着见一颤抖的眼神,愈发觉得心里发酸。是了,圣诞节了,无论如何,都想他在一起。


  见一,圣诞快乐。




(见一视角)


  展希希最近超忙,都没空陪我了,明明说好了是一个星期四次的,就因为他说忙,这个星期我们一次都没有过,虽然嘴上说着没关系啦,可是还是想和展希希做羞羞的事情嘛!好吧…知道你忙,但是明明之前跟他说过在家里我养你,结果说出来后还被打了一顿…明明就是可以的嘛…也希望展希希会依赖我啊…算了,今天是圣诞节,展希希做为我的宝贝,应该是受到圣诞老人的祝福才对!嘛~那就让我来当你的圣诞先生吧,展希希。


  不过呢…首先,要先睡着哦~。




  当展正希因为体力不支而昏睡的时候,见一抽插着把最后一点射在了他的体内,缓慢的抽出深埋的硬物,在身下人儿湿润的眼角落下一吻,回味着展正希高潮时在耳边留下的余温以及那句宠溺的“圣诞快乐,见一.”。


  手轻抚着展正希汗湿的头发,见一嘴角蓄着笑,温柔的抱起床上的人,走进浴室。


  把人放在床上,拿出准备好的礼物放到了他的枕边,见一抱着展正希的腰,吻了吻他的额头,轻声的“merry christmas marry me.”融化在黎明的光中。


  预计。


  离打开盒子的时间。


  还有一句marry me那么长。


  




  


  END.






粉了老久的cp。


喜欢啊但就是没粮。




小学生文笔。


不喜左上角谢谢。


写不好文就只能自我娱乐。


【摊手】。





这是预告。

贱炸党吃糖。

想发点东西。


最后选择在了圣诞节。


圣诞快乐✨。